您的位置:首页
> 走进江干 > 江干人文 > 名人文化
挑水
  • 来源:江干新闻网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7-03
  • 字体:【
  • 保护视力: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[打印] [关闭]


古镇是水乡,镇前是一条浦阳江直通钱塘江被叫作外江;镇后是一条运河直通绍兴被叫作内河;边上还有一条承受山区溪流又连接外江内河的河,被叫作里河。

古镇水乡不缺水,但是家家的吃用之水却是要到江边河里去挑。镇上老古话:“冷水要人挑,热水要人烧。”于是古镇上的孩子们十多岁就要去挑水,我即是。

记得我第一次挑水才十二虚岁,爹给我准备了一对小水桶,一根小扁担。我家离外江近,所以去的是外江,我赤着脚歪歪扭扭地挑着空桶往江边走,爹跟在我后面,到了江边埠头,爹下了埠头帮我把水桶舀满,我就往家挑,踏着石板路,长度大约500米。我家的水缸是只七石缸,就是可以放七担米的大缸,很高很大,爹帮我把水倒进缸里,我又去江边挑,爹还是跟着我,就这样我们父女一起往返了十趟,十担水挑下来,我也很熟练了。街上邻居说我爹,这么跟着还不如自己挑,但我知道这是爹在训练我。

我们家五口人,吃用水还是很费的,我不敢让七石缸太浅,只能坚持每天挑,缸面高我人小,水挑到家还是要大人帮忙倒进缸里。外江是条活水江,江水时满时浅。满时,舀水不难;浅时,要下好几级台阶才能舀到,小小的我真是很辛苦。那时候小镇有专门挑水卖的水夫,爹心疼我,所以他仍然隔三差五去买水。

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力气也大了,我慢慢地承担起挑水的重任,忽然觉得小水桶太小了,看到邻居的同龄孩子用了半大水桶,我就去借,这样一担可以抵小水桶二担。水每天要挑,桶每天要借,爹就到木匠铺定做了一对,从此我就用半大水桶挑水了。

挑水也是有时间的,一是早上,在轮船还没有开走时,因为轮船一开江面上会有柴油漂出来。二是傍晚,埠头没有了洗刷的人。我往往选在早上,早上去挑水还有个好处,就是埠头有豆腐师傅在洗豆腐布,我只要叔叔伯伯叫一通,他们就会帮我舀水并把水桶拎到台阶上,我可以省好多力气。

外江又叫小黄河,每年的雨季上面山洪下来,江水就变成黄色,叫作黄泥大水,这时候挑的水有半桶是黄泥,黄泥水是不能倒入七石缸的,得另用缸存放。家里准备了二个竹筒,一个只凿一个洞,一个有好几个洞,有多洞的竹筒里放着白矾,在黄泥水缸里淘几下,黄泥水马上澄清了,这时用一个洞的竹筒了,先用大拇指按住洞,竹筒放入缸底后放掉大拇指,沉淀的黄泥就会被吸入竹筒内,将竹筒内的黄泥倒掉,这样几次下来,水就变清了。

在外江水遭遇山洪变黄时,内河与里河的水是不受影响的,只是那河离我家远,至少远一千米。当我长到十五六岁时,我就会去里河或内河挑水,辛苦是辛苦,但那水清清亮亮让人开心。

后来外江水没有黄泥水变清了,据说是新安江造了个水电站,黄泥给截住了,从此我不用再去里河内江挑水了。

接下来是镇上有了自来水,虽然一条街只有一个水龙头,但不用去江边,更不用下台阶舀水了,水桶往水龙头下一放,就接满了,不过挑还是要挑的,只是轻松多了。再接下来自来水可以接到家里了,那真是让人高兴的事,有了自来水,我告别水桶和扁担。

现在想想挑水是辛苦,但也是一种锻炼。



?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