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
> 走进江干 > 江干人文 > 名人文化
用龙骨水车灌溉抗旱——童年的记忆
  • 来源:江干新闻网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03
  • 字体:【
  • 保护视力: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[打印] [关闭]


20世纪初,每当农闲季节,我家堂屋的正梁上,悬挂着两部水车,一部是手牵式水车,另一部是脚踏式水车。

水车是农家用来灌溉抗旱的大型农具。是心灵手巧的木匠,花上几十个劳动日用优质的木料制成的,成本高。因此,一般贫困人家是购置不起的。我家在当时当地也不算富裕,但我父亲很有“志气”,平时不愿低三下四地向富人家借用农具,因此省吃俭用置办了两部自己的水车。

水车是古代汉族劳动人民发明的灌溉工具。根据文献记载,大约东汉时出现,至今已有1800年历史。水车作为汉族农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体现了汉民族的创造力,为中国农业文明和水利史的研究提供了见证。水车有较高的科技含量,它的结构独特,由木链、小槽、刮板和横轴等组成。那节节木链好像是根根龙骨,因此也叫“龙骨水车”。它的应用,见证了中国农业文明的沦桑历程。

龙骨水车分为手牵式和脚踏式两种。手牵式一个人用双手操作,一般用于提水高度小于2米的地方。水车的高约50厘米,宽20厘米,长3米。

脚踏式水车,由支撑的架子、一根转轴和一架用来翻水的槽车组成。一般用于提水高度在2米以上的地方,要有2人以上操作。槽车高60厘米,宽25厘米,长3米以上。

水车的架子安置在圩提上,临近河边或湖边。两根竖杆固定在河边,在适当的高度绑上横杆,供脚踏水车的人扶手、伏身体用。

转轴安装在这架子的正下面,稍离地面,转轴上安了一颗颗的“齿”,齿短而粗,给好与槽车里的链轴咬合,将动力转给槽车里的水斗板。然后在转轴上凿好洞口,插上粗短的木杆,再在杆子顶头上加个档,形成一个个脚踏的“榔头” 。

脚踏式水车上的榔头,在转轴上分布对称均匀,踩踏起来圆滑协调。只要脚一踩到上面,转轴便转动起来。通过伸向河(湖)中的槽桶尾部的小钵轴,帶动槽桶里长长的木链上那一块块“刮板”制成的小斗子,河水就慢慢地被车上岸,流到水稻田里。

在江南地区,把踩踏水车的农活叫作“车水”,这是一项体力活,也是技巧活。因为人伏在横杆上要轻,脚踩踏“榔头”用力要均匀,两人步调必须一致,身体重心要随腿部抬起踏下而稍稍后移,两个人必须默契配合,才能从容自如。

在江浙地区农村,绝大多数水车是脚踏式的。多数是两人操作,农民们大半天“车水”下来,仍嘻嘻哈哈的,不觉得太累。但是,如果遇到大旱年份,灌溉的面积大,就要有好几批人轮流踏水车,不仅是年轻力壮的男子汉,有时老年人、妇女和儿童也要上场。

故乡的水车,给我留下了童年的乐趣。在七、八月份干旱季节,天气晴热,日照强,蒸发大。这时正是单季水稻灌浆或抽穗扬花季节,水稻需水量很大。如果稻田缺水、土壤干裂,该季水稻可能颗粒无收,这事关农民兄弟一年的生活资源和经济收入,因此必须千方百计车水灌溉抗旱。

在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,正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。每当灌溉和车水季节,我经常会跟父亲和叔父到车水的地方玩耍。有时还会脱掉上衣,留下一条短裤,光着膀子跳进河里,摸螺螄、捉小鱼小虾和小蟹,留下了说不尽的田园乐趣。

有时,看着父亲和叔父他们,踏着水车榔头,说说笑笑,非常轻松,口里还唱着抗旱小调。

这时,我会向父亲提出要求,上去与大人们一起车水。父亲滿口答应,把扶手放低一些,让我爬上去车水。第一次爬上车头,紧紧地抓住横杆,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转动的榔头,心里非常紧张,明明看得很清楚想踏上去的榔头,结果脚一踩上去,脚踏空了。幸好双手死死地抓着了水车的横杆,双脚一抬,整个人挂在横杆上,被吊了起来。这时父亲立即停止车水,把我抱了下来,吓得我胆战心惊,再也不敢上去车水了。

几天以后,我又蠧蠢欲动,再次向父亲要求上去车水。父亲又答应了,把横杆放低后,让我爬上去车水。经过几次失败,再试,再失败,终于成功,这也应验了“失败是成功之母”的话。这年我的年龄是虚13岁,刚好小学毕业。当我经过几次失败后,能成功车水时,我非常快乐,也哼起了大人们唱的抗旱小调:风啊,快快飘!雨啊,快快下……

在江浙地区,用水车车水灌溉的时间,大多在梅雨结束后的七、八月份。这时水稻生长旺盛,绿油油的一片。田野里、空气中弥漫着绿的气息。放眼望去,稻秧叶绿,蜻蜓低飞,树梢蝉鸣,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稻田画面。夏夜,蛙声时起彼伏,萤火虫一闪一闪在低空飞翔,这时掺和着水车链轴转动的声响,好象是一首田园合唱曲。

在农民兄弟眼里,龙骨水车是水稻生产中不可缺少的灌溉工具,有了它,农村便有生气,田园有了青彩,村庄有了炊烟,农民有了希望,孩子有了欢笑。因此,农民把水车看作“神车”、“龙车”。它是灌溉抗旱必不可少的工具。

人民公社化后,广大农村开展了土地平整,修筑灌溉渠道,建筑灌排水站。随着抽水机等的广泛应用,水车已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可是,水车在我国农业发展史上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,是我心中的怀念。



?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